2005-09-12

誰的黑暗星球?


關於近日來一再被炒作的"玻璃娃娃"的新聞,演變成了"正常人"要不要冒著可能被"懲罰"的危險去幫助"殘障人"的議題,而且還炒熱了一個叫做"寒蟬效應"的成語.不禁感慨,天啊,這些話語是出自那個黑暗星球?

今天我並不想討論這個個案,因為我並沒有此一官司兩方的各種事證,新聞所提供的資訊不可能會完整.所以當這個新聞不斷出現,大家一面倒的傾向不能處罰這位好心的同學,甚至殘障的立委都跳出來指責法官的判決,玻璃娃娃團體的家長也趕緊出面澄清,他們的表現好像是說,請社會大眾繼續幫助我們吧,因為我們需要!我們不會怪你們的!

為什麼這些呼籲如此焦慮?我想根源可能比我們看到的還複雜深沈,因為在這個島嶼上,所謂的愛心本是如此脆弱,人與人之間的應有的互助與善意並不是一個共識,而是稀薄微渺的.所以,弱勢者受到援助應該千恩萬謝,那裡能再給人家帶來麻煩?這種根深柢固的不平等,才是讓這件事能在社會上發酵成"寒蟬效應"的本質.

當一個人出於善意的行動,結果卻導致了其他人的傷害時,在法律上有一種罪名叫"過失傷害"不是嗎?若是有一個"正常"小朋友因車禍受傷,暫時失去行走能力,結果被好心的同學抱著摔倒了,受傷甚至死亡,那這個大意的同學是不是應該接受一些懲罰?在法律上,即使是警察捉拿犯人不當而導致傷害,也要受到懲戒,特殊小孩是人,有人因為幫助他時照顧不周而發生了意外,有權可以不顧任何事證就免責,否則就是道德淪喪?是嗎?這些新聞難道不是告訴我們這些訊息?

當然,我也看到幾則討論校園無障礙空間設施不當的文章,這些是有建設性的聲音.但是除了這些之外,我希望大家面對殘障者,弱勢者時能更具有理解心.助人本是人性的美德之一,若是因為一個個案而有所動搖,那麼可能這樣的善意開始就是薄弱;我更希望大家的眼光不要聚焦在"正常人"和"特殊小孩"的對立面,這樣挑出來的對立是無意義的,因為大家都是活在這個社會中的人,每個人都有可能需要幫助或想去幫助他人,這是世界得以運作的一個動力,為什麼要讓助人這件事變的如此狹隘又充滿了歧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