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19

有關宗教及回應



回應心兒媽媽:其實我的態度跟妳並無差異,一樣在書海中無止盡的尋索著.也許\是想讓上一篇文章有個樂觀一點的氣息,所以改寫了費爾巴哈的句子時,會讓妳以為我試圖從宗教中得到慰藉.我想,但事實上並不能,這也是一種悲哀,因為我們都看到宗教的力量之大,是足以慰藉人的.問題是,為什麼我們還會懷疑?而且總是懷疑呢?事實上,在哲學家或人類學家的追尋中,人類所有的文化無一不是宗教派生出來的.包括社會政治文學藝術歷史,溯其源初,都和宗教有所勾連.人從自然界分離出來,孤伶無依之際,必須設想一個更高的動力或層級來保護自己.因為人所觀察到或經歷到的不是自己完全能掌握的,縱使在科學發展一日千里之時,人還是這麼孤苦無依!人需要意義,人一失去意義就無法好好的活下去,但是\"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人建構的一切在宇宙之間顯的多麼渺小,渺小的令人不知意義為何....也因此人們會設想一個更高的動力來保證一切,保證所有的努力不是沒有意義.所以,在非信仰者的哲學家就認為,宗教不過是人所發明的最佳防護罩,預防人在脫離自然,升起自我意識,可以後設的思考自己的死亡之時,還能不因恐懼而停止生之追尋,還能好好繼續湧出動力,持續生命.那麼,知道人與上帝割離之後,我們就只得靠一己渺小之力了.簡而言之,我也是從書本上開始尋找答案,然後答案似乎就是宗教,這些也曾遍歷人間種種苦難的哲學家告訴我們,人類的文化是由宗教之源湧生的.然而他們自己本身有宗教嗎?不一定,他們有人相信神之臨在,於是認為人與神之斷裂是諸苦之源;另一些人則認為神亦是人造物,如我所引的費爾巴哈就是,於是他們要讓人類識破迷障......人類量身打造的神後面有自然,而自然不是為人類而打造的.總之,能面對人世間終極之物者,唯有宗教,唯物或唯心主義都無法否認這一點.那天陪一二看\\\"玩具總動員\\\"時,看到巴斯光年從電視廣告中得知自己並非獨一無二的受造者,並非一漫游太空中的執法人,而僅僅是千萬個複製品中的一個,功\能僅僅是玩具而已....於是他一下子無法承受,而暫時失去正常心智,一向機智沈穩的巴斯光年就變成了一個瘋子.我想,當人意識到自己並非能承載一切意義的萬物之靈,而只是芻狗而已,一定也是那麼傷心的.能看玩具總動員看到哭的,大概只有我吧,呵呵呵.這就是花了幾年找到的一點點底蘊,但我還是疑惑著,還是在追問答案,也仍然不能被神恩所霑.
這是回應心兒媽媽的雜感,太長了,把它放在這裡吧.


"這樣的根源是歷史的必然, 是人類不得不的選擇.\"
對,只是我們要接著追問:為什麼宗教是人類的必然,又是人類不得不的選擇?即使最早人文化的中國,在上古的經典中還殘留不少神話的遺跡(如傳說中的黃帝有四面,到了儒家的經典中被改寫為是黃帝要照顧四面八方人民的象徵性說法),更遑論在人類學學科形成之後對世界各地原始陪落的調查,愈接近原始形態的人類社群就愈依賴宗教.
故,再進一步去思考的是,在科學發展一日千里的近代,就有人預告過宗教終將式微,但這種宣告至今仍不見得被廣泛接受,亦即人即使在種種場域之中證明了自己的力量的無遠弗屆,然而人還是需要神.前陣子的閒書包括了史蒂芬.霍金前妻的回憶錄,史蒂芬是著名的英國物理學家,年輕時就以一本\"時間簡史\"改寫了黑洞理論:\"在經典物理框架中,黑洞越變越大,但在量子物理框架中,黑洞因輻射而越變越小...大爆炸到黑洞的週而復始,便是宇宙創生與毀滅並再創生的過程。所以史帝芬是最具有典範意義的科學家,在他眼中創世者並非上帝,而是\"BIG BANG\",一次大爆炸.可是十多年來幫助全身癱瘓不能語言的他的妻子卻是一個最虔誠的天主教徒,完完全全沒有受到這樣理論的影響,甚至還在書中透露她並不以史蒂芬這樣的理念為然,事實上這也讓她無限苦惱,當然他們最後離婚的原因有許\多,但看來這也是其中一項因素.
所以,根源是什麼呢?宗教的力量又是什麼呢?後現代的說法是,宗教是人類最不得不然的造物,當人在面對危厄苦難之際,總會想望一股拯救的力量,這時若力量出現了,則神當然就在了;可是當你去省思拯救之力的來源時,其實那助力多半也來自人.所以以最簡單粗糙的說法來說這個論點,那就是宗教必生於人類苦難之處,而其形態以聖/俗區分:聖者是完全不計算,不區分彼此,當下全心全意的付諸行動的人,亦即孟子所說乍見孺子入井時完全不假思索的自然反應.若你的處境是這個小孩或小孩的家人,當下一定對此拯救者湧起無限崇敬之心,這種對莫大善意的相信,即是宗教心的源初吧.相反的,俗的一面則是功\利而計較,活在日常的我們必然是俗世的,這並非貶意,而是人類活下去的要素,所以當聖者能夠擺\脫我維持們生命慣性時,這應該是讓人驚訝而感動的.像德蕾莎修女,聽說有記者想採訪她的事蹟,和攝影機一直跟著她,卻是捕捉到她匆匆來去的身影,她總是在做事,很少停下來說些什麼.還只能在語言層次打轉的我當然只能揣想這種聖者的境界.這種聖者,就是神.所有在危急之際完全沒想到一己的安全,也完全沒有思考的餘裕,直接行救人之事者,都是神.有個幼教老師在大火的車上只想把孩子拋出車外;有個不會游泳的高中生看到小女孩跌到湖中就跳下去了....神的起源就是這些人吧.至於後來發展成\"高層次\"的宗教,有組織有系統有教義有教史也有團體.....其中的分辨亦是如此吧,而非一個人做了多少禮拜捐建了多少寺院,而是面對善的力量時的虔敬以及無私.所以,為什麼宗教是人類的必然,又是人類不得不的選擇呢?

我想,在苦難不曾絕跡的世間,人類必須闡發出這種拯救的力量,才能讓人性越過一般的層級,捨己救人違反了先求自衛自保的動物性,真正證明人之為人的獨特.所以後來文藝復興的發展,也有可能根源於此.我只能說,真正的信仰只發生在信者的身上,在信者和他的神之間全無任何介質,也無任何知識論可以置喙之餘地,信者用自己的經驗來闡明神,如不能跳過所有知識或抽象概念的層面直接去證成神,則這樣的信仰就是贗品.暫時還跳不過去的人必須肯認這一點,只要我們並沒有封閉我們的心,則也許\終究有一天,神會臨在,或菩薩亦會現身.


心兒媽媽:我可以說完全贊同妳的觀點,又清晰又透徹.但隱隱約約覺得還有可言說的餘地就是,沒錯我贊成在苦難中找尋的宗教的確可能有誤識的危機,然而那是當宗教已存在時才會發生的事,事實上,根據人類學對宗教的研究,若無苦痛的發生,則宗教也不可能被生產出來.我認為苦痛是宗教的形成之因,甚或是本質,但不是反過來認為在痛苦的時候該有信仰的慰藉.我正是在苦痛之際才開始懷疑的.所以基本上我現在的看法是:宗教是人類的造物,但人類為何要造出宗教呢,除了苦痛是發生之源外,是否有更強的,不可知的力量的牽引呢?換句話說,為何人類被引到今天的位置?是偶然或是必然?或在偶然必然之外有我們意識所不及之處?我也是一直對人性或人間事有興趣,尤其在文學的領域中,描述的一切莫不與人間事息息相關.跟數理不同的是,這些人間事絕對找不到一定的規律和準則,所以很多人覺得文學研究"不科學",就是人性找不出絕對的因果關係,就算是雙胞胎也不一定個性相同,總是有些符合某種條件又有些並不是,加上人在詮釋時不能不帶有自己的"前知識",故想讓某種準則變成人類的永恆共識很難,所謂普世通行的意念都是抽象的,例如和平正義堅貞等等,但布希不是打著和平的名號出戰伊國嗎?教宗說正義是寛恕,和伊斯蘭教的以眼還眼之正義完全不同;堅貞讓我想到霍桑"紅字"中的女主角,她是最堅貞的,然而審判她的人卻說她是淫婦.所以抽象概念一旦落實在種種人間事上,除非深入了解且抱哀矜之心,很難去說明那是一件什麼樣的事.每次回信總想簡約的回,但一寫下去就不可遏止...有好多想說的.謝謝妳不但聽我蕪亂的思想而且還詳盡的回應妳的看法.我對音樂所知甚淺,但是像大家一樣雖不懂但能有很深的感動,古中國(禮記.樂記)就認為廣義的文學就是從音樂的感動而來.我的啓蒙書之一"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完全以貝多芬的四重奏「Esmusssein」為結構來書寫四個主角和其命運,美的東西就是神聖的,神聖的情懷是人類起了敬畏之思,在絕對的美之中我們彷若洗滌了人間一切痛苦---如果這就是宗教的話,那我比較相信我在文學之中已領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