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11

又一則雜思

一二又發燒了,當天就來回醫院四次!在還沒任何症狀發生時我就覺得一二怪怪的,居然很安靜,實在太不像他了,所以就幫他請假,結果近中午時他果然\"不負所望\"的微微發起燒來.然後就開始跑醫院,首先是診所.因為看不到任何明顯的症狀所以只好慎重一點又轉到大醫院,門診的醫生很好做了很多仔細的檢查,但是還是查不出原因.他解釋是因為才剛剛開始症狀還沒出現,判斷應是感冒之類的病毒感染,看來一切都還好...我跟醫生說並不是我喜歡浪費醫療資源,實在是被我們的經驗嚇怕了.講著忽然就掉下淚\來.....一時大家,包括我都手足無措,深深懊悔自己的自制力太低,造成這種尷尬.連忙向大家道歉,好心的護士拿了面紙給我.現在想起來還很難過,我為什麼要把一己的痛苦暴露在別人的目光之下呢,畢竟痛苦對我而言也是私密的事,一名哲學家薩特說過\"他人是地獄\",現在我總算有點了解這個概念的含義了.

傍晚一二又發高燒,於是二話不說就往急診室跑.等了一下,醫生說應該是初期所以也看不出任何症狀,驗了尿之後沒事(怕是尿道感染),就叫我們回家了.但是到了半夜11點,體溫又飆到39度,把我們給嚇壞了,外公開著車就又到急診室報到了.這次看到喉嚨附近似乎有小疹子,懷疑是不是腸病毒.天啊,這傢伙為什麼老是生病,除了那一場可怕的川崎氏症外,去年輪狀病毒,腺病毒;六月份才又得了肺炎!更不用提大大小小的感冒次數了,真的是我年紀太大才生產,以致於孩子的體質那麼差嗎?這次我們在急診室等待一二打點滴,從十二點到四點,喝了一瓶很久沒喝的罐裝咖啡,一二睡著了之後也在床邊看完了一本書,那本書是費爾巴哈寫的\"宗教的本質\".我也很驚訝在那樣憂懼的情況下居然還能看的下書,我雖是書呆子無疑,但是還有一些更重要的原因.自從三年前一二失語的事發生後,遇到生命沖擊出的大缺口,有人可以憑藉宗教信仰度過,但有人也因此懷疑起從未懷疑的事.不幸的我就屬後者.懷疑固是知識的本質,然而對於需要超越的宗教則屬異質之物,宗教是跨越的,翻轉的,你必須摒除一切俗世的雜質才能進入的...知識無疑地也屬於這樣的雜質,故誘惑人類的智慧之果其實亦是罪惡之源.離開了宗教,離開了信仰之後,遇到任何事情只能依賴一己的卑微力量,那是多麼殘忍的事啊!所以我開始對這個問題產生興趣:當我們被抛擲到這世界還得費力籌劃之時(海德格說的),究竟一切是傾向於人以幻像對抗自然,或是有一至高無上之力引導著世間的規律?費爾巴哈剖析宗教之源時是前者的態度.

他說:一個人若沒有了希冀,也就沒有了神靈.....什麼地方你聽不見人悲歌人生的無常和苦惱,什麼地方你就聽不見人歌頌不死的天神.人心中的淚\水,只有在幻想的天界裡蒸發消散而化為神靈的雲霧.荷馬從奧克安諾斯的宇宙洪流中引出了諸神,可是這個充滿諸神的洪流實際上只是人類感情的流溢而已.

這是個多麼絕望的說法!孤單的人類以意識掙脫了自然的本能,然後自以為能造出一個美好的世界,可是世界證明他愈來愈不美好!物理科學並不能給我們所有的答案,所以在費爾巴哈炫惑的言辭下,我拼命想反駁他,但是心情卻只能陷入極度的疲憊.那我該怎麼在這些威脅下活著呢?還好懷疑中仍有希冀吧!

最後也是這幾句話救了我,總是不能沒有希望的:一個人只要有希冀,也就會有神靈!什麼地方你聽見了人悲歌人生的無常和苦惱,什麼地方你就聽的見人歌頌不死的天神.....人類感情的流溢可以引出諸神!

然後,開始上網搜尋增強抵抗力的各種方法.縱使我已全然不敢贊同\\\"人定勝天\\\"這樣的神話,但是,還是幻想著,畢竟天人之間不一定有什麼勝負,也許\\\根本就不是敵對的!這樣,我才能稍稍安心一些,畢竟還是有人類的感情流溢在宇宙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