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20

爸爸,抱抱!


這次隔了好久沒有為一二寫些什麼,懶固然是主因,但是還有很多其他複雜的,不可說的情緒混亂著,至今仍是毫無動力.

看了這一組照片很喜歡.一二爬上了光復糖廠的老火車頭,有點顧盼自得,但是沒想到上去容易,下來就有問題了.看到爸爸的大手伸過來就趕快把身體附過去,被抱著的時候那表情真是集調皮,喜悅和滿足等等單純又多樣的情緒.

我是一旁按快門的人.

今天開完特教會議,園長和特教老師提議讓一二跳過中班轉到大班,把大班唸兩次.因為一二最需要的是識字的課程,這是培育他以後可以上普通小學的能力.很多特殊小朋友的爸爸都是比較樂觀的人,而媽媽則是自怨自艾的比較多,我們家就是這樣的組合.對於一二唸大班,爸爸可贊成了,覺得自己的孩子聰明,而媽媽想到要換班級不僅一二要和現在已有深厚友情的小朋友分開,而且媽媽也得重新跟另一個老師建立一些默契,這樣想就好累.累的時候就不想有任何變動.但我知道這是無益且不可能的,一切都要為一二想.

只是為什麼遺憾和痛楚總是沒有隨著時間消失,隨著時間消失的只有希望.傷口像個開放的井,記憶居然不斷的到其中汲取痛苦的力量.重複著恐懼和一切....我必須遺忘但卻不斷記起.

這是張溫馨的小圖啊,日子不是只有一種顏色,就算灰色是基調,但是仍然有無數驚奇的快樂,這就是讓父母能去負擔一切的動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