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08

新年


節日的功能原本是讓人類從漫長而平凡的日常生活中暫時脫出,回到一個原點,經過一連串象徵性的活動或儀式的洗滌後,可以重新再出發,面對另一段平凡的俗世生活.

當我們對於節日的原始神話已經被大眾媒體所介入,甚至取代之後,節日卻反而變成了人們焦慮的來源.....因為所有的節慶都是為了群體社會所設,必須要有群眾參加才能成為節日,基本上它的設計就不是為了任一單一個體,所以在現代社會中難以隸屬任一團體的人們,對節日的感受總是比較負面的.有時,傷感的經驗也會讓自己和他人隔絕開來,因為找不到和他們共通的語彙,若要過節,只有偽裝,或視若無睹.但這兩種做法也是負面的.

所以,該如何過年呢?我想人類從被創生的那一刹那起,就免不了悲傷,想像原初的小小部落,在充滿了生機和殺戮的野性自然中求生存,當然也是有悲有欣.於是他們靠著找到一個神聖的時刻,藉由共同的儀式來面對宇宙,那是一種互相依存的感覺,人的構造其實是無比脆弱的,不是一再強化,發展社會的功能,也許我們的種類就無法延續下去,直到今日.回顧這些或者是有益的,因為,知道節日的原始目的,而非電視廣告所傳達的那些同質而空洞的內容,我們要在這個神聖的時間點,向宇宙大地要一些力量,來面對新的一年,只要被賦予新的意義,即使總是世俗生活,也就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