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29

走向語言之途


當我們之間沒有言語的時候
拆去了橋,必須要涉水而過
由此,知悉了水的溫度石的質感.

我不急著要你說了
語音對人類而言是太方便的事
人們以之建築繁華世界瑰麗城堡,
以為每一枚聲嚮,都能落實在空間的維度

但我們是不能這樣想了...
當聲音的意義被切斷,
就從,
空氣的傳遞中返回到
手的溫暖,
眼神的靈動
或者,文字的形象上吧
試著,讓意義流向實相的世界
但願思想在靜靜的心裡,
萌發長成參天大樹
在你的世界中
讓一切語音
只如灰塵
於樹蔭之下 棲止


圖:花蓮.初秋的暮色雖然已住了許久的一個城市,偶爾還是會被忽如其來的神秘美景驚嚇而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