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5-11

雜想


那天一二睡了,我又開始拿起電視遙控器玩"轉台遊戲"時,看到某節目中通俗的橋段:人可以用某一段記憶來交換一些願望,於是我開始想,我最最珍貴的記憶就是一二曾經說過的每一句話,因為我每天都在反芻它們.那是花多少代價都不願意交換的,除非是一二再度說給我聽,那麼,我願意.

兩年前的夏天,我們常應一二到"海邊玩石頭"的要求而常去七星潭海灘坐坐.太平洋的海浪有時會突如其來高舉著浪頭衝向岸邊,瞬間爆發力可比擬一級方程式賽車,所以帶一二去我們都會離潮線很遠.不過有一次,就在一二專心的挖石頭而我還看著遠方海平線呢,忽然一頓大浪打來,我們和附近玩耍的幾個孩子全憑本能直覺急速向後退,才避去了浪頭,然而還是被它所挾帶的波瀾濺了一身.....我當時攫著一二的腰狼狽的跌在沙灘上...才回過神來,浪已遠去,只有腳下溼溼的石子猶有餘痕,海又恢復輕輕搖曳著淺淺浪花的平靜景象了.一二被嚇到了,有一陣子他都不敢去海邊,一到七星潭就嚷著"不要去海邊,海邊有海浪!"之後,他就生了那場怪病,這一兩年,我們就不再到海灘附近玩了.

今年母親節,聽說靠近太魯閣的順安海岸有一片沙灘,不是東海岸常有的礫岸,於是阿公阿嬤就帶著我們一起去尋找.果然在問了一兩次路後,找到了這片沙灘.一二樂極了,在沙裡滾來滾去,把腳腳埋進沙裡,又把帶來的飛盤也藏在其中,弄的渾身上下都是沙粒也完全不在意.....那個小孩不愛玩沙呢?一二大概忘了"海邊有海浪"事件吧.不高興的事我看他都忘的很快.而我呢?大人們總是沒辦法擺脫一些莫名其妙的傷心,遺憾,後悔...讓這些甜美的回憶變成傷害自己的利器,為什麼不讓過去的甜美只是甜美不是對照現在失去的深崖呢?我總是不能超越,無法超越,失去後的傷口留下的不是一個疤痕而已,我把它變成了一個黑洞.

一二的笑容會照亮這個黑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