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0-03

明信片


同學寄來的明信片:雨過天晴,椰樹影後的彩虹.暴風雨過後會不會出現彩虹其實不一定,然而應該至少存在著平靜吧!那天在醫院地下停車場,單向通車管制的綠燈亮著,我就把車開下去了,沒想到對面還是來了一輛車,頓時險象環生,更想不到車中的中年女性駕駛居然探出頭來怒氣沖沖的說:小姐,我是綠燈吔!我相信是號誌管理有誤吧,雖然轉個彎她之後的車子都的停著.不過她充滿了怨怒的表情卻在我腦海中逗留了許久,在怒罵的語言後她還一下子不想把車開走,大有想下車找我理論的樣子,我揮手叫她從一旁空隙開走,畢竟我是下坡根本無法讓她,可以感覺到她在掙扎,最後才下決定,走了.不知道她之前遇到了什麼事,讓她對世界的怨恨如此深.而我在最討厭的地方遇到了討厭自己的人,當然也相當沮喪.對於這個山海之城原有的深深依戀似乎因為自己特殊的際遇而變質了,如今望出去不是瑣碎的討厭就是無奈的傷心.這裡的天空和山脈安慰過我,卻也記錄著許多無法承載的煩愁.記得小時候,和家人簡直是"流浪"似地來到這裡定居,第一天就看到雲隙之間有幾段亮麗的虹影,那時的世界雖然平庸,但也多麼平和!好想回到那些在七星潭畔看一二撿石頭,聒噪地說話,而我有一搭沒一搭回應著的日子.....在聖經中彩虹是大洪水過後上帝對人類和平的誓約,我需要這樣的約定!

豔陽下


完全無懼艷陽的熾亮,一二不管我們的阻擋,爬到被陽光晒的發燙的溜滑梯上開始玩起來.圖片是完全沒有修過的,原本就有這樣的彩度.我不想攔他的高興,但爸爸卻擔心太熱了會中暑,因此很快地把他帶走...一二一定覺得奇怪,那你們幹嘛帶我來?大人們沒想到下午三點多了,東台灣的天空還是那麼熱,這是我們第二次驅車到台東關山鎮親水公園,只覺得揮汗成雨,實在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