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0-02

影子


星期二結束語言治療課時,老師看著正在穿鞋的弟弟說:藏著大智慧,只是沒辦法和我們communicate.老師說的也許是客氣話.在人的社會裡充滿了一些社交場合用語,從小家中經商所以對我而言更是熟悉的.每次語言治療時弟弟多半都不想進入情況,每每在我和老師的極力"控制"下,才能完成半小時的"訓練".所以治療師也不斷修改降低她的目標,到只要願意看著她,至少有十幾分鐘的專注力就好了!因此也希望我們下次掛號時多排另外的職能訓練,看他是否有感覺統合上的問題.我不知道弟弟是因為失去聽語訊息的處理能力才導致情緒上的問題,還是在腦部遭受傷害的同時也讓他無法專注?在幼兒園老師也說他多半都是自己玩,在操作方面雖然沒問題但和同儕相處的情形不是很理想.她們覺得他很像高功能自閉症.我不知道,可是他有point(指物,和他人共同聚焦的動作,是判斷自閉症的標準之一),他會玩想像遊戲也喜歡和我們肢體上接觸啊!在失語之後,我每天都會有這種焦慮恐懼的心情,不斷的猜測和嚇自己.我最怕的是做任何檢測,大概是在醫學中心被嚇到了,可是那又非作不可!雖然每次都會有爸爸或阿嬤陪著,我其實很想說:你們去就好了,我不想去!當然我不會這樣做.而且不去可能會更焦慮.弟弟是那麼可愛,每天,要看書時都會遞上另一本他為我挑的書,要我們一起看.吃任何東西時也會每人都分一份,就算是陌生的客人也不遺漏,也許是失去的能力讓他有自閉氣質吧,但他不像是自閉兒.他的問題是另一方面的,雖然並不一定比自閉症來的容易處理.只是,每次單獨帶弟弟出去玩時都覺得好孤獨,只能我一個人對著他喃喃自語,如果是以前,多熱鬧啊!沒關係,現在我們可以用比的,手勢雖不多,但也能有初步的溝通吧.圖片:我和弟弟出去玩拍下的影子.
台長 : 一二,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