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1-23

東湖



晚渡江津 李百藥
寂寂江山晚, 蒼蒼原野暮。 秋氣懷易悲, 長波淼難泝。
索索風葉下, 離離早鴻度。 丘壑列夕陰, 葭菼凝寒霧。
日落亭皋遠, 獨此懷歸慕.


最近的確是"昏旦變氣候",一天之間可以從艷陽瀏亮的秋日,轉為濕濕冷冷的冬雨.前幾次當上課上到傍晚回家時,還有夕陽照耀歸程,而這個禮拜以來就只剩微弱的路燈了.照片中是校園裡的東湖,雖然沒有以前清華的成功湖來的大,樹木也尚未蓊鬱,不過周遭沒有市塵,因此十分靜謐.一二從小就常到湖畔玩,當然他不是湖居的實踐者梭羅,也不是湖邊詩人華茲華斯,他最愛的就是到遠遠的步道上撿起鵝卵石,然後不計艱辛的越過草原,下降斜坡,跨過巨石,來到最接近水草之地,"卜通""卜通",把石頭丟到綠波中.那湖畔優雅與世無爭的各類菖蒲之屬,也不免遭到他白淨的小手蹂躪了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