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1-13

山雨


每個人偶爾都會有這樣的一天吧,就是覺得事事不順,姑且稱為"獨家不順遂日",今天就是我的獨家不順遂日.早上六點就起來了,然後再也睡不著,明知下午不能休息必須上課而且還要報告,但就是無法讓自己多躺一會.等到一二醒來後,他居然大發牛脾氣,大哭大鬧還丟東西,連他的助聽器也拿起來摔,於是我也生氣了,打了他的手心好幾下,一二哭的更是傷心,所以阿公聽到了又開始唸我..只好快快送一二去學校.回來趕報告,但一直寫不完,索性就停筆了(應該是停鍵盤),直接印出一篇完全是粗稿的東西,果然報告時就被批的很慘.我還以為經過我的碩士論文口試經驗後,再也不會因為被批而沮喪,因為我的論文口試老師有一位是以火力十足著稱的先生!沒想到今天還是很難過,終於確定自己的才力實在有限的很,即使黃一二上學了留下比較多的時間可以唸書,結果還是一樣.天空終日灰濛濛的,欲雨又止,真是配合的催淚劑啊!昨晚一二睡著時,我又在他身邊自言自語,威脅他如果他再不說話我就生一個妹妹來陪我聊天,是不是他在夢中感受到了,所以隔天才這麼"魯"?這就不得而知了.

一二何時能說話?我的論文有可能寫出來嗎?這兩件事那一件比較可能?我根本無法判斷.照片:今天下午,濃濃的雨色浸潤的山巒潑墨也似,也把景色都暈染成黑白.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