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1-07

湖畔杉林


這是校園裡我最喜愛的風景之一.聽了兩天的研討會,在高高的六樓,左邊的窗外是海岸山脈,右邊的窗外是中央山脈,會議從早晨開到黃昏,秋天的日光就從左邊移到右側.這場會議主題叫做"文學的傳播與接受",我一路當個接受者,讓許多議題傳播到腦中,一面想著黃一二此刻在做什麼.還有,文學研究的確和文學創作如此不同.第一天開幕時,校長致詞時說,很高興有文學院中文系的軟性來化解冷硬的理工科系(大意是這樣),但是一路聽下來,我覺得也許文學研究沒有物質上如機械或電腦那種物質碰觸到的硬,但是在一種學術的論域中,如果所謂的軟性是指直覺或感性上的狀態的話,則這樣的研究也是相當冷硬的.文學研究不等於文學也不等於創作.這樣說到底是突顯了中文學術研究的主體性還是縮減了他的可能性?是釐清或狹隘化?不知道.除了少數如史哲等科系外,其他學科都很容易界定自己的研究面相,中文系卻特別的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自發性也好,被時代強迫也好,都避不開.於是我們在高高的樓上用著只有此域中人聽的懂的專業術語為文學做了一些詮解,由於這些研究不能讓電腦升級或消滅病毒,因此界外的人常問我們在做什麼.我也許已經知道了,文學研究不等同於創作也不等同於文學本身,那是文學的加值或衍生,應該說是人文現象的加值或衍生吧!對我而言,那也是形塑我生命的重要部分.而出乎我意料外的,在還沒進中文系之前,認為文學科系是感性的,讀了九年的中文,訓練出來的卻是理性的思維方式.雖然在生命觸礁時還是一片混亂,但是,幾度考慮休學時還是捨不得,除了這樣美麗的風景外,我繫念這樣的氛圍,在對文學理性的研究過程中自有其愉悅.在去年的黑暗中,唯有在分出神來準備如何敘述文學時,才能真正的專注和寧定,除此之外都是一片驚濤駭浪.現在說這些又似乎太早了,我能越過生命的鴻溝嗎?不知道.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