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8-09

永恆


永恆(山,海)    
藏山於濤,藏海於豁
山脊朝牧雲之野築梯
海平線則試圖丈量宇宙的寬度
浪暫時躡足,複製著傾斜的懸崖
煉過的魚貝之魂,
如今,堅定潔白的大理岩群

不過,淚與激情還是刻出了谷紋
風在縫隙中盤旋
山路是縱深的,有一天將深蝕至地心
而綠葉的繁華也會消減
當斧影下 年輪裸現
預告著一幅幅漩渦的圖讖
想像 兩億年前,
山自海膚中迸出
向天空之灰藍借色澤,向潮水借來脈搏,向日光借體溫
轉折成一則神話
世人妄想詮釋這沈默的吼嘯

濤盡於山,海迷於豁
而不知日月迭起的濤巒海峰
延展的規律
不僅僅適用於這個星球

ps:去年夏天,寫給花蓮的一首詩.難得寫成,雖好笑,不過算是給花蓮的一份真心的獻禮吧!寫在一二剛剛出院,還沒有發現垂直無聲的斷崖就裂在足下,的時候.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